公司新闻
Company News
开元集团酒管业务亟待“打补丁” 一违法团伙藏身开元酒店营运数月被端
中国网财经10月11日讯(记者里豫 裴章) 今年8月底,一起组织卖淫案在合肥中院二审宣判。在这起案件中,位于安徽合肥蜀山区的安徽高速开元国际大酒店(下称开元高速)成为这个卖淫团队的窝点之一。
开元高速的业主方为安徽当地基建企业,而管理和运营者则为开元酒店集团,也就是说开元集团作为管理方负责开元高速的运营。开元集团是国内最大的民营高星酒店管理集团,截止2018年,开元酒店旗下共有酒店150家、客房34200间,包括开元名都、开元度假村、开元大酒店等酒店品牌。
此次卖淫窝案事发于合肥开元高速,跨越时间从2018年2月到6月。在四个月时间里,首犯韩某纠结7、8名违法人员在开元高速开设房间进行卖淫活动,目前首犯韩某等人均已入法网。
一位长期从事酒店行业观察的人士对中国网财经中心记者表示,卖淫团伙在开元高速酒店藏身长达数月时间,这表明酒店的管理方存在管理责任。
他认为,违法人员会在晚间密集时间段频繁往来进出某一个房间,这就要求酒店管理房确实履行访客登记制度,同时关注这种特殊房间入住人和往来人的身份,卖淫窝点隐藏开元高速长达数月时间这对其他入住房客的安全亦是隐患。
开元集团在回复中国网财经中心记者的书面问题时表示,“安徽高速开元国际大酒店始终视宾客的安全为第一要素,在保证公共安全的前提下,同时充分注重宾客的个人信息和隐私安全。酒店从开业以来一直坚持按照当地公安机关要求,严格执行住客入住和访客登记、安全巡查等管理标准。”
开元集团的这一说法,与庭审证据展示的细节存有矛盾。
中国网财经记者获得的庭审证据显示,仅在2018年6月5日一天的晚间,开元高速酒店2019房间内就分别进行过四次卖淫活动,均是同一天在开元高速酒店同一房间进行。换言之当天晚间至少有四名非入住男性房客频繁进出2019这一房间,这一反常现象最终被警方识破。从庭审证据来看,韩某在开元高速以长期协议价所开设的房间并非自己居住,而是作为卖淫窝点。同时,多名不同男性在一个时间段频繁出入同一房间,这能称之为“严格执行住客入住和房客登记、安全巡查”?
开元集团并未就此做具体回复。
上述人士认为,开元集团作为国内最大的民营酒管集团其在此事件中的管理漏洞非常明显。
当然漏洞可能并非唯一,值得注意的是作为该卖淫团伙的首领,韩某于2018年2月与开元高速签订了客房协议价,据其团伙人员交代,开元高速的房间以韩某的名义在酒店吧台走协议价。在描述开房过程时,该人员有如此描述,“菠萝(团伙二号人员)安排其在开元酒店卖淫,报韩某的名字开房。”
韩某于2018年2月在开元高速开设房间从事卖淫活动,不过韩某早在2017年因吸毒被合肥市公安局包河分局罚款五百元。上述人士对中国网财经中心记者表示,一般来说酒店入住系统都与当地公安部门联网,被处罚过的吸毒人员办理酒店入住时,系统可能会被有所提示。其认为,从正常的酒管运营程序来看,与酒店签订协议价的客户一般以公司居多,如果是个人名义签订协议价,都会有具体的身份核实。“像这种报某个人的名字开房的现象,正规的酒管集团在日常管理中已很少使用”。
开元集团在回复中国网财经中心记者涉及此事的漏洞和教训时仅表示,“事发后酒店管理层也提出了更严格细致的防范和监督标准”。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大型高星酒管集团所管理的酒店被查出藏有卖淫窝点的情况已经很少发生,此案也是国内近年少有。
一位资深酒管从业人士对中国网财经中心记者表示,卖淫窝点藏身于高档酒店当中,对于酒店管理方来说提升间夜率和收入是题中之意,目前国内高星酒店的业绩普遍不太理想,尤其是不靠近交通枢纽和核心区的高星酒店更是如此。
以本案所涉的开元高速所处位置来看,该酒店位于合肥市蜀山区,并非是合肥最为核心的商业区和办公区,距离合肥南站与合肥站较远,距离合肥机场则更远。
开元集团于今年3月正式登陆港交所,该集团从2005年开始便一直在极力谋求进入资本市场将其核心资产上市。围绕着上市计划,开元集团的战略、运营步骤、盈利模式均做了大规模的调整,比如此案中的开元高速便是开元集团托管运营的一家酒店,属于开元集团的轻资产、高毛利业务,这种业务最为贴合资本市场的逻辑和估值角度。
对资本逻辑的贴合都是准备上市者的必然调整,不过资本逻辑是否适合符合企业自身的基因?盲目扩张是否又是蒙眼狂奔?
开元集团并未就此案其涉及到的具体管理细节与经营侧重作出回复,中国网财经中心记者将持续关注。

其他新闻

全国免费咨询电话:0938-6568888
公司名称商厦假日酒店
 公司地址甘肃天水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02-2017 商厦假日酒店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2-2017 商厦假日酒店 版权所有
全国免费咨询电话:0938-6568888  公司地址甘肃天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