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Company News
印度连锁酒店OYO疑遇扩张“后遗症” 2019财年亏损扩大至3亿美元
近日,印度连锁酒店初创企业Oyo Hotels & Homes(简称“OYO”)发布了2018-2019财年业绩报告。财报显示,该公司2019财年净亏损扩大到3.35亿美元,相比前一年亏损额5200万美元,其亏损额是前年的6倍。
OYO声明称,建立新市场所需的固有成本,包括运营费用、人才引进、与市场准入相关的必要花销等多项支出是公司近期净亏损加剧的主因,这也导致其亏损额占总营收的比重从2017年的25%增至2018年的35%。
OYO的国际扩张堪称神速。由一个18岁印度年轻人2012年才创办起来的连锁酒店品牌,仅用3年便发展成为印度最大的经济型酒店预订平台。其投资者阵容囊括了软银、红杉资本、光速创投、华住集团等,去年10月经过了第F轮融资,估值达百亿美元。目前,OYO在全世界80多个国家的800多座城市中共拥有43000余个宾馆100多万间客房。
和君咨询连锁经营专家文志宏对时间财经表示,站在传统连锁酒店的角度看,OYO确实有很多问题。但实际上OYO在连锁中走的本来就是另一条路,叫“自由连锁”,这种连锁方式本身就不是强链接,管控力也不大,OYO选择的是一条能快速复制又满藏风险的路径。
时间财经尝试联系OYO方面,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能否商业闭环?
OYO起源于利德斯·阿加瓦尔(Ritesh Agarwal)大学辍学后环游印度的糟糕住店体验,彼时,印度酒店质量两极分化明显,廉价酒店普遍脏乱差。利德斯·阿加瓦尔由此发现了商机,2012年成立了在线酒店服务Oravel,是一个聚合廉价酒店信息、为用户提供房间预定服务的网站。随后Oravel改头换面成为“OYO”。
在风险资本稀缺的印度,OYO在软银等资本的夹持下,很快就变身成为印度最大的连锁酒店,并将目光投向国际市场,目前国际市场占其全球营收36.5%。OYO海外拓展的方式与印度如出一辙,比如在中国市场,OYO瞄准三线及以下城市,主打低价经济适用型酒店。因扩张逻辑和拼多多、趣头条有相似之处,OYO也被加上了“酒店界拼多多”的标签。
实际上,OYO进入的基本是一块空白地。OYO给出的数据显示,中国住宿行业中,行业23%房间体量吃掉了71%的行业收入,单从每个房间贡献的收入看,连锁酒店巨头的营收能力是中小单体酒店的10倍以上,中国酒店行业头部连锁酒店平均入住率能够达到80%。相比之下,大量个人经营的中小单体酒店入住率仅为50%左右。所以三线及以下城市的大量单体酒店并不被行业头部连锁酒店品牌看在眼里,而OYO准备对其进行整合。
在酒店管理上,OYO选择了完全不同于传统快捷连锁酒店的经营方式。如7天、如家等品牌的加盟商需上百万的加盟费和几个月的改造时间,连锁品牌公司还会对地段、房间数等有严格要求。
但是加盟OYO,几乎随便一个拥有二三十间房的店主都可以。在中国,OYO此前的合作模式是,加盟商只需拿出每月营业额的3%-8%作为佣金,用半个月的时间更换上OYO的门头、抱枕、床尾布、提示标识等,就可以成为一家OYO酒店了。而且OYO不要求加盟商更名,只需在原有品牌前面加个OYO即可。后续OYO将加盟模式升级到2.0的保底控价模式,给酒店主保底收入,OYO则接管加盟商的价格和现金流。
以传统酒店的视角看,这是难以接受的,因为标准化的服务才是保证规模和利润的核心,“轻加盟”方式的OYO很难实现对服务质量的有效控制,其最优势的便是资本支持下的补贴、低价策略,但补贴过后或许什么都留不住。
有加盟OYO的酒店本来在携程等OTA上定价已经很低,但是OYO还能再低至四分之一的价格,如原先80-90元的房间只卖20-30元。
文志宏称,不同于OFO,OYO的商业逻辑是成立,在三线及以下城市以自愿加盟方式吸引大量中小单体酒店形成规模,再以低价吸引大量顾客,一方面形成数据,另一方面以此推进新一轮加盟,OYO后续并非没有盈利空间。此前,星程酒店也尝试过类似模式,只是其选择的是3~4星级优质的单体酒店,很难形成规模,2014年被华住收购。
而关键在于,OYO能否通过低价吸引大量顾客,形成商业闭环。界面此前报道,中国的非品牌酒店生态跟印度截然不同,这一类酒店的主要客源是来自于步入式,即开个房打麻将,有亲戚来住一住的本地顾客,而这已经占了顾客来源的70%。
文志宏对此表示,三四线有不少酒店确实如此,这样的酒店加盟,对双方都没有太大的长期合作价值。但文志宏认为,这种创业公司,最致命的潜在风险是数据造假。
2020年1月3日,据纽约时报报道,印度估值第二高的酒店连锁企业OYO Hotels & Homes(OYO)的快速增长是由有问题的做法推动的。纽约时报援引OYO首席执行官利特施·阿加瓦尔和9名现任及前任雇员透露称,OYO存在房源数量存在作假情况。
纽约时报称,有些OYO提供的酒店客房是不可用的,比如一些停业的酒店,但是这些酒店会增加OYO网站上列出的房间数量。而这上千个“不可用”的房间来自无牌酒店和宾馆。此外,OYO还疑似通过提供免费住宿来贿赂官员。
频吃官司
时间财经发现,OYO的运营主体遨游酒店信息技术(深圳)有限责任公司(简称“遨游酒店”)近年来“官司不断”。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19年12月17日,扬州豪斯顿商务酒店有限公司向邗江区人民法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请求保全被申请人遨游酒店信息技术(深圳)有限责任公司名下的财产,保全金额60万元。
去年的3月份,裕华区海生鲜大酒店请求冻结遨游酒店名下银行存款168万元或查封相同价值的其他财产,被法院执行。
2019年年底,法院判定遨游酒店向连云港华鑫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华鑫酒店”)支付管理服务费35.75万元及利息。原由是,2018年8月,华鑫酒店作为业主与作为管理方的遨游酒店签署《OYO酒店管理协议》,协议约定华鑫公司将原宜天精选酒店交由遨游酒店管理,管理方应向业主方支付押金20万元。管理方向业主支付季度固定收益35.75万元。
2018年9月底,遨游酒店向华鑫酒店支付第一季度管理服务费35.75万元,但第二季度管理服务费在华鑫酒店多次催促下,仍未收到,却在催收的一个月后收到了遨游酒店发来的解约通知函。江苏省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12月判定,华鑫酒店作出的《解约通知函》无效,并应向遨游酒店支付第二季度管理服务费。
黄山歌珊假日酒店有限公司(简称“歌珊假日酒店”)与华鑫酒店类似。遨游酒店在未支付歌珊假日酒店第四季管理服务后,向后者发布解约通知,并擅自在协议未终止且未做任何盘点交接情况下撤走所有工作人员,停止酒店管理系统使用,单方面离场。
安徽省黄山市屯溪区人民法院于去年9月判决,遨游酒店解约无效,并要求遨游酒店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支付歌珊假日酒店固定收益81696元,同时支付违约金20万元。
去年8月,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人民法院判一宗类似案件,裁定遨游酒店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佛山市禅城区金卉宾馆支付违约金25万元,以及固定收益13.5万元。(北京时间财经 陈世爱)
 

其他新闻

全国免费咨询电话:0938-6568888
公司名称商厦假日酒店
 公司地址甘肃天水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02-2017 商厦假日酒店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2-2017 商厦假日酒店 版权所有
全国免费咨询电话:0938-6568888  公司地址甘肃天水